《臺灣研究集刊》注釋規范
            時間:2019-05-06 瀏覽次數:1048

            《臺灣研究集刊》注釋規范(征求意見稿)


            本刊自2009年調整論文注釋規范,引證文獻全部采用文后注釋體例。

            請注意:1.不論是出處注,還是解釋注,均按照注釋出現的先后順序,采自動編號功能加注;無需合并出處相同的數個注釋(此工作將由編輯在校對時統一處理);

            2.文章不同地方引用同一文獻,每一處均需分配單獨注號,不可采用同一注號;

            3.同一處有多個文獻來源需要注明的,請合并在一條注釋內,不同文獻間用分號隔開。

            文獻引證的具體格式與項目如下:

            (一)文后注釋體例:

            專著:責任者(責任方式):《題名》,卷冊,譯者,出版地:出版者,出版年,頁碼。

            期刊:責任者:《文章題名》,《期刊題名》,出版年、卷期或出版日期。

            報紙:責任者:《文章題名》,《報紙題名》,出版日期或卷期(附出版年月),版次。

            析出文獻:析出文獻責任者:《析出文獻題名》,(見)文集責任者(責任方式):《文集題名》,卷冊,出版地:出版者,出版年,頁碼。

            (二)引證外文文獻的標注項目和順序與中文相同。責任者與題名間用英文逗號,著作題名為斜體,析出文獻題名為正體加英文引號,出版日期為全數字標注,責任方式、卷冊、頁碼等用英文縮略方式。如:

            英文期刊:

            T. Fleckenstein, M. Seeleibkaiser & A. Saunders. “The Dual Transformation of Social Protection and Human Capital: Comparing Britain and Germany”, 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, 2011, 44(12)1622-1650.

            析出文獻:

            A. Wren & P. Rehm. “Service Expansion, International Exposure and Political Preferences”, 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the Service Transition, 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 2013,pp.248-281.

            著作:

            Henry Kissinger. On China, New York: The Penguin Press, 2011, p.122.

            Top

            大地彩票